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这已经不是东方蒸汽朋克了吧……干脆改成科技未来好了……瑟瑟发抖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北秋空: 为了防止我的vpn挂掉我翻出来转一转 ChungGan: 另一篇链接: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别人倒霉就那么高兴?高兴到点23次赞?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
昨晚说的抄袭事情整理一下 桑榆: 1. 该名大大指的就是the ring means all,画手名岐川,昨晚没有要替她打码的意思,我是想起床后再回( 2. 关于她的抄袭详细,当初在微博上都有,现在好像找不到了,但是百度关键字「川 抄袭」还是能看到满满的实锤 3. 非常诧异很多人不知道,才想起来事情过了已经快要一年半了...... 这一年半她转向全职, 好像参过HY合志(这部分没发篓,不是很确定) 出过HY本(这点确定的) 出过HY手机壳(这也确定) 亦即这一年半来她...
【土银】第四十四次日落 魂圈养老院看门的: ◆“愈合”系列其二 由于某种缘由,五年后的土方先生回到了过去,遇见了白夜叉。 joy时期的银时锋芒毕露,看见陌生的男人,像一个团成球的刺猬,把柔软的腹部用利刺遮挡起来,张牙舞爪地看着对方。 土方先生认识的万事屋为人圆滑世故,总是塌着肩膀走在歌舞伎町,看见一家小酒馆就掀开门帘走进去,这条街道总能找到陪他喝酒聊天的人。没什么烦心事儿,懒懒散散的样子,有时候说话很欠抽,但是让人心痒痒却真正无法动手。 所以看着眼前心智还不够成熟,缺乏安全感的少年,土方觉得挺新奇。 他逗了逗对方,发现少年和后来的万事屋也没有差很多。虽然对方...
哈哈哈哈 Ringein: “姿势和衣服相同不能算抄……相同的构图!……画图人的事,能算抄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人体参考”,什么“借鉴”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湿漉漉的天气,真是让人不爽。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眠狼: 这个世界有观众,也就会有表演者,演戏也好、跳舞也好、唱歌画画写文,因为创作的过程是非常寂寞的,当成品出来,把它们展示出去的时候,都或多或少期许着回应和共鸣,有很多演员说,他们更喜欢演舞台剧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即刻得到观众的回应,这是对他们表演的最直接的肯定。 0yongyong0: 从内心感谢每个给我点赞给我推荐给我留言的小伙伴。QWQ。每次我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的时候都是你们给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关于安东尼亚的一些隐藏小设定 甘甘: 安东尼亚的眼睛颜色,其实淡绿色里面有一抹蓝色 安东尼亚的第一个女朋友是拉芙,但是第二天就被甩了,后来就没谈过恋爱 外出游历时期的安东尼亚,发尾很长 安东尼亚很喜欢揉小孩子的头顶,但是因为双手是义肢的缘故,硬邦邦的会弄疼小孩子,经常被小孩子讨厌 被小孩子讨厌了之后会很低落 曾经也因为揉头被呗呗讨厌,后来用小点心和好了 喜欢所有小个子的生物,因为可爱 气到极点会骂别人听不懂的别的语种的粗话,但是不会说你能听得懂的粗口 学院里唯一不敢嘻嘻哈哈开玩笑对待的是米奥老师...
发布了长文章:点击查看了尧火一:发布了《罗莎的起源》
【汉化发布】柏琳与糖果屋【恐怖解密萝莉控】【暑假第一发】 丝绮拉工作室: 你听说过《糖果屋》的故事吗 森林中,有一座用糖果做成的屋子。 饼干做的墙,巧克力做的屋檐,装饰着各种各样的奶油、水果。 一对兄妹发现了它,十分高兴,哥哥提议进去看看………… 但两兄妹却被住在里面的魔女杀掉了。 这和你听到的版本不同? 没错,因为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这个世界,存在着魔法,存在着奇迹,存在着吃人的魔女。 一切的一切,都不只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前往黑森林中的那个糖果屋,寻找真相吧。...
【汉化发布】觉醒少年【吃药少年】【寒假第三发】 丝绮拉工作室: 同作者游戏【别再多想了】 【噪噪】 【游戏简介】 想喝药的男孩子的故事...
【汉化发布】ChocolatE【微恐怖电波解密向】【暑假第二十三发】 丝绮拉工作室: 【游戏简介】 这是两个缺乏爱的孩子,迷失在充满巧克力和怪物的世界的故事。 【游戏截图】 【下载地址】...
【原创游戏发布】神的赐福 丝绮拉工作室: 大家来看看雪鸦酱的新游戏φ(≥ω≤*)♪ 梦见少年雪鸦子: 这是个温暖人心的故事。这是个越玩越觉得作者有病的游戏。 游戏名称:神的赐福 作者:雪鸦(shirleycrow) 游戏时长:1小时左右 结局数:5(无二周目要素) 游戏类型:精神污染探索类 有点电波,有点狂气的故事。 游戏简介:失忆的少女为了避雨进入了一幢旧屋,在那碰见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两人之间会有什么样“幸福”的事情发生呢?(好像写得不对)(这并不是恋爱...
【汉化发布】我的故事【寒假第三发】 丝绮拉工作室: 大家的寒假结束了吗[二哈]反正我的没有(揍 【游戏简介】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男孩子。 他和好不容易工作休息了一次的父亲, 去看移动马戏团的表演。 随着令人心跳而激动的表演, 会场中的观众间的气氛被炒热了起来。 但令人享受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 马戏团表演结束,父亲的手机响了。 「你在这等会,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父亲说着,走出了帐篷。 少年就一个人,坐在空荡的会场座椅上,眺望着舞台.... 【游戏截图】...
虽然内心的痛苦没有实体不能非常清楚的明白,但是身体受伤,皮肤被划破的痛感是可以清晰感觉到的,所以感到十分心安,仿佛我还活着。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V I N O: 粉红先生PINK77: ChungGan: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饥饿【土银深夜60分】 *尸堆里的子银x路过的长发土方段子!!!这是段子qwq因为挺忙的所以就只能写段子了qwqqq]【一定要勤勉啊啊啊qwqqqq】#1夕阳渐落,被腥臭血液染红的土地四处弥漫着战争的哀歌。乌鸦在粘稠的空气里不断盘旋,从尖细的喙里发出刺耳的声音。七零八落的尸体上站着一只只凶恶贪婪的秃鹫。好饿。小小的身影坐在成堆的尸体上,丝毫不在意被血染红的衣服,肩膀耸动,用疯狂的速度将已经变形,混合着血液与沙土的饭团不断的塞进嘴里,来不及把米饭细细磨碎吞咽,仿佛只要塞进胃里就十分满足了。即使在进食的时候,小孩也不曾放下怀中的刀,鲜红的双眼警惕地望着四周,仿佛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咬碎来袭者的喉咙。尚且年轻的土方十四郎站在...
中考了…?
#DAED OR DIE[死抑或亡] 恶魔x哥哥哥哥x弟弟正文#1由黑暗而诞生,掌控黑暗的生物狞笑着,在黑暗中观察着一切。#2不知名的房间。房内摆着平常的家具,因为房间过大所以就算摆了很多家具也显得很空旷。暗黄色的的灯光照亮黑暗,蜡烛上摇曳的火焰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空气中好像弥漫着生肉腐烂的味道。“啪嗒”棕色的木门被从外推开,发出了奇异的声音。陌生的脚步声渐渐靠近,我感到非常焦虑但是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大脑好像失去了一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啊,你醒啦!怎么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呢?身体有没有什么地方动不了或者剧烈的疼痛吗?’紫发的男人微笑着这么说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很喜欢。‘没有吗?’仿佛是对我的...
在贴吧发文没人理我……在微博就不用说了……现在在lof也没有人理我原创没人理,同人也是QAQ……果然我……是一个失败的写手QAQ在制作组告诉我将军暗杀是假的之前(已经开始了啊)我就不更新……我要开新坑了(「・ω・)「嘿不为什么,我委屈
#壳 #1一如既往的对着队员们讲完局中法度后,我们在真选组门前分散开后开始了日行一例的巡逻。其实对于巡逻我自己也说不上是喜欢还是讨厌,只是带着一种完成自己的任务一样的心态去完成的,就像学生完成老师作业一样,因为习惯了,也就不会觉得麻烦。街上就和往常的歌舞伎町一个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该死的喜欢这个角落里总是有垃圾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丸子店了,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那个愚蠢的银卷毛,虽然他和以前一样在丸子店前吃着丸子并试图不给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是卷毛变得更乱了?直到走近了我才知道。这家伙的苍白皮肤上不知何时有了一层近乎透明的壳,悬浮在皮肤的一两公分上,阳光照在上面有一种奇异的颜色...
-#茧#1-梦是连接未来与过去的隧道。血红的夕阳,弥漫着腥臭液体的战场,唯一不变并且仍旧闪耀的,只有那个满头天然卷的银发小鬼。小心翼翼的护着身旁喋血的破败太刀,从身旁尸体的衣内翻出两个染血甚至已经开始发臭的饭团,一把塞进嘴里,酸涩的味道引得肠胃一阵翻滚,他狼吞虎咽的吃着,没有丝毫停顿的机会,直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停在他面前。“听说有吃尸体的鬼才来看看,就是你吗,真是相当可爱的鬼呢,那个也是在尸体上拿来的吗,一个小孩利用尸体身上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靠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吗,真是了不起啊。”那人的微笑带着无限温柔,缓缓包裹着银时,变成了一个厚厚的,白色的茧。 银时跟着松阳去了他的私塾,接下来的一切发生...
渴睡症#2 #2 #??? 今天我依旧在沉睡,睡梦中感受到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迫使我醒来,我倾听着他们的对话,在黑暗中等待重生的时机。 #泯二 从床上醒来时,我的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努力抬起疲累的身体,从柔软的床上爬起,走去卫生间洗漱。 还是同样的工作台,昨天工作后削下的木屑也没有清理,堆在同样是木制的工作台上,看起来好像新制造了一张工作台一样,我趴在毛茸茸的木屑里,一点都没有拿起旁边未完成的木雕重新工作或者是把桌子上这些恼人的木屑清理掉的欲望。 我在想着昨天无意中发现自己拥有的某种超能力,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这种能力,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银时生日贺文 #贺文 灰色的。 灰色的硝烟在空中弥漫,带着灰色的细小尘埃,灰色的天空,灰色的云,一切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战场。 不是灰色的只有地上的残留的肢体和大量粘稠的鲜红血液,还有站在中央的白色身影。 不停的挥动刀刃,用敌人的血液洗刷银色的刀,尸体倒在身旁,一滴血液滴到红色的眼瞳里,火烧一般的刺痛,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___________ “啊!呼……呼……”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从这个噩梦中惊醒,坂田银时小声的喘息,尽量不去吵醒那个神经已经很紧张的小孩。 形象猥琐的时钟一秒一秒的走着。 “已经四点了啊。。”坂田银时呢喃着,慢慢躺回被子里,鼻子有点酸,近日来积累的所有不安在此刻像是约定好的一样在此刻相...
渴睡症BY酒(再发一遍QAQ) #泯二 木屑在指尖飞舞,阳光透过涂满白色油漆的窗框在木屑上折射出扭曲的光,看起来像一条畸形的蛇。 突然一阵眩晕向我袭来,我刚打算就如往常一般,放下小刀和手中的半成品,趴在桌子上睡会,说是睡会,但实际上每次醒来天都已经黑了,所以只能熬夜工作。 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扭曲的光还是长期以来的压抑和沉闷,我心里突然产生一股浓烈地,想要反抗的情绪。我趁着还有一丝清醒,用衣角上的线头勒住了自己的小拇指,用尽所有力气地疯狂拉扯,昏沉中感到一阵好像断骨的刺痛,令我慢慢的清醒起来。 我跑出了家门。 慌忙中不小心撞到一个胡子拉喳的男人,刚想道歉,却发觉自己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就好像可怕的病已经发作完,而自己...

© 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