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26 Sep.

渴睡症by酒

#泯二

木屑在指尖飞舞,阳光透过涂满白色油漆的窗框在木屑上折射出扭曲的光,看起来像一条畸形的蛇。

突然一阵眩晕向我袭来,我刚打算就如往常一般,放下小刀和手中的半成品,趴在桌子上睡会,说是睡会,但实际上每次醒来天都已经黑了,所以只能熬夜工作。

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扭曲的光还是长期以来的压抑和沉闷,我心里突然产生一股浓烈地,想要反抗的情绪。我趁着还有一丝清醒,用衣角上的线头勒住了自己的小拇指,用尽所有力气地疯狂拉扯,昏沉中感到一阵好像断骨的刺痛,令我慢慢的清醒起来。

我跑出了家门。

慌忙中不小心撞到一个胡子拉喳的男人,刚想道歉,却发觉自己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就好像已经发作玩,而自己刚刚醒来一样,我突然变得很激动,但是胸口却感到一阵猛烈的痛楚,好像被人接连不断的用力打了十几拳。

是这样么,转移病症的同时他人的病症也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啊

我回头看那个人,他已经倚在墙角睡死了,全身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看起来好像一件被人随意丢弃的废品一样。

我突然感到很恶心,胃囊里的食物残渣不停地翻滚,冲击,仿佛下一秒就会冲出喉咙,落到地面,我将自己的身体倚在墙边,企图平复呕吐的欲望。

我平时发作那样的吗?

一想到自己发作时也是这个样子,本已压下一点的呕吐感再度猛烈得上来,不知在墙边站了多久,久到我的腿已经麻掉,动一动就酸软的疼,差点就摔在了地上,胃已经平静,我慢慢地一步步走回家,心中的欣喜仿佛要爆炸,我想在大街上大声叫喊以发泄心中喜悦,却又不敢,就像期末拿了100分的小孩,一边高兴一边又想大声的哭出来。

我没等到腿完全恢复知觉就迈动双脚尽力跑回家,关上门,拉上浅色带斜纹的粗布窗帘,抑制在喉咙中的欣喜叫喊已经爆发而出,我围着桌子不停手足舞蹈,累了后便蹲在地上大声的哭泣,高兴地不能自己,结果搞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床的。

#催眠师

已经过去三天了,除了每天喂他吃饭之外,我再也没有询问过他的状况,那个人还是和往常一样,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就连呼吸的起伏都要努力观察才能看的出来,就好像一具就快腐烂但还没腐烂的尸体,安静地在那等待消亡,但这也表明我的实验很有可能已经成功了,一想到这,我的手就不禁激动地微微颤抖。

我把他扶到椅子上,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引导他在“那个世界”,经历的事,结果简直让我惊喜,原来已经进行到这里了么,我抑制住肌肉的颤抖,给他说好下次的指令,慌忙的离开了实验室。

却没有看到,椅上的男人睁开双眼,露出了野兽的光芒。

——————————————————————

有点罗嗦果咩—(:3 本来这个坑一开始是打算写银桑的同人的,但想想实在不适合,就写了个原创,文笔渣嗷,多多包涵


评论(2)
热度(1)

© 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