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31 Oct.

#壳

#1
一如既往的对着队员们讲完局中法度后,我们在真选组门前分散开后开始了日行一例的巡逻。
其实对于巡逻我自己也说不上是喜欢还是讨厌,只是带着一种完成自己的任务一样的心态去完成的,就像学生完成老师作业一样,因为习惯了,也就不会觉得麻烦。
街上就和往常的歌舞伎町一个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该死的喜欢这个角落里总是有垃圾的地方。
再往前走就是丸子店了,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那个愚蠢的银卷毛,虽然他和以前一样在丸子店前吃着丸子并试图不给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是卷毛变得更乱了?
直到走近了我才知道。
这家伙的苍白皮肤上不知何时有了一层近乎透明的壳,悬浮在皮肤的一两公分上,阳光照在上面有一种奇异的颜色。
这家伙变异了?皮肤上到底长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是那家伙逝去的节操吗!!

“哟多串君,你在这干什么呢?愚蠢的多串君。”那个卷卷的银卷毛浑身没有骨头一样的坐着,大口咀嚼着甜的有点腻人的丸子,嘴里吐出令人火大的句子。
“谁是多串啊真是的!我可不像你这个MADAO一样一天到晚都无所事事老子可是有工作的啊!!!”虽然很想控制住情绪但是我还是很不爽的叫了起来。
然后那个该死的糖分控嘴里塞着一大堆丸子冲着我嚷嚷了起来,根本就听不清在讲什么,我趁他不注意就摸了一下他的手,准确来说,是壳。
入手的不再是人类皮肤应有的温热触感,而是变成了一种冰凉,带着种粘粘的感觉,像是某种动物的胎膜。
我抬头,对着那个还在炸毛的糖分控问道
“万事屋,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皮肤上多了什么…?”
令我惊讶的是,我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抖,我不想,也不愿意去深究,因为我明白两人之间不止横跨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还有两把刀。
那家伙抖抖一头银色的天然卷,仿佛抚摸一般地碰了碰那层透明的壳,不甚在意的捏了捏,苍白的皮肤上瞬间出现了一条红痕。
“什么嘛,作为一层壳居然不带保护作用,真是不负责任的壳。”
一样是无所谓的语气,但不知为什么我却有種怒不可遏的感覺。
“你也知道啊真是的快点滚去医院啦!你是白痴麽愚蠢的天然卷。”
这家伙真是的!我烦躁的吸了一口烟,扔到地上,狠狠地用脚不停地碾压,直到变成一堆根本看不出来原样的粉状物。
那个卷毛混蛋甩了甩手,看着那层壳的波动,对着我瞪着死鱼眼。
“你是看不起天然卷麽混蛋!你以為直髮就可以驕傲了麽!而且银桑我没有钱啦,作为伟大的人民保姆就資助一下可憐的貧窮小市民啦,愚蠢的多串串。”

 

直到最后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不欢而散,至于有没有去医院这个问题,因为去了也没用,医生根本就看不到那个白痴身上的那层壳,在带他做了一个全身检查之后得到了医生“再吃那么多带有糖分的东西的话就真的要得糖尿病了,小伙子那么年轻要好好注意身体啊balabala”的警告后两个人就像笨蛋一样灰溜溜的滚出了医院。

回到屯所后,静下心来的我禁不住自己的思绪,开始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银时身上的那层壳,是什么东西?

既阻挡了真实情绪的涌现,却又不能抵抗来自外界的伤害。

这种东西真的有存在的意义么,接受伤害拒绝关怀,如果只是一味的去拼命守护,却又拒绝他人守护自己,什么东西都埋藏在内心深处,只是自己一人承受的话,很快就会崩溃吧。

那层壳,是按照那家伙的意愿才会出现的吧,那个白痴。

我一边批着永远也批不完的公文,一边这么想着。

————————

这个梗来源于老婆么么哒,以后就先主更这个啦

评论
热度(6)

© 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