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13 Mar.

#DAED OR DIE[死抑或亡]

恶魔x哥哥
哥哥x弟弟
正文#1
由黑暗而诞生,掌控黑暗的生物狞笑着,在黑暗中观察着一切。
#2
不知名的房间。
房内摆着平常的家具,因为房间过大所以就算摆了很多家具也显得很空旷。暗黄色的的灯光照亮黑暗,蜡烛上摇曳的火焰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
空气中好像弥漫着生肉腐烂的味道。
“啪嗒”棕色的木门被从外推开,发出了奇异的声音。陌生的脚步声渐渐靠近,我感到非常焦虑但是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大脑好像失去了一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啊,你醒啦!怎么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呢?身体有没有什么地方动不了或者剧烈的疼痛吗?’紫发的男人微笑着这么说道。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很喜欢。
‘没有吗?’仿佛是对我的沉默不语感到失望,男人扁了扁嘴,白白的小虎牙也隐没在唇间,全身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委屈。
‘……’我不想说话,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气氛就这么僵持着。
男人委屈后整理好情绪,又弯起了嘴角,露出了可爱的虎牙‘过了那么久你肯定饿了,我去拿点好吃的东西给你吧。’说完后就快速离开了房间,好像笃定了我离不开这个房间。
白色的蜡烛燃烧着,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我凭借着微弱的光源搜查着这个房间。终于,在一堆对于我来说是废物的东西中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旧的打火机。
与普通的打火机并没有什么不同,发出的火焰也很正常,但是弱小到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不知道是某种心理作用还是蜡烛微弱的光线问题,我觉得上面似乎有一些红褐色的血点。
久年不用的木桌上放着墨水,笔和纸。洁白的纸张上落满了灰尘,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吸引我的注意力。
但是此时,那张满是灰尘的纸上多出了一句话。
「你被关起来了」
什么?
我急切的走到门口,扭了一下生锈的门把手。
‘啪——!’红棕色的木钟毫无预兆的从墙上摔落,发出巨大的声响,变得四分五裂。钟里布谷鸟的眼睛无神地盯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退后了几步,慢慢的向书桌前走去。脚步声夹杂着木板不堪重负的咯吱响声。
那张纸上又多了一行字。
这里根本没有人,怎么会……?
没有太多时间在意这个了,我压抑住心中的恐慌,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纸。
「你被关起来了」
「赶快逃走吧」
‘咔哒!’门锁开了,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吱呀’
的声音。
大脑无法再去思考这个房间是否还有另一个人的事情,凭借着身体以及心理上本能的求生欲望,我跌跌撞撞的跑出了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房间。

————
呀~最近迷上了写游戏的文_(:△」∠)_本来决定要写的坂银某些情节还没有想好所以正在闲置,不过已经开始码啦(:з」∠)_ 不久就会放上来给大家。
这个偶尔也会更的 θㄟ(⊙ω⊙ㄟ

评论(16)
热度(5)

© 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