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11 Oct.

#银时生日贺文

#贺文
灰色的。
灰色的硝烟在空中弥漫,带着灰色的细小尘埃,灰色的天空,灰色的云,一切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战场。
不是灰色的只有地上的残留的肢体和大量粘稠的鲜红血液,还有站在中央的白色身影。
不停的挥动刀刃,用敌人的血液洗刷银色的刀,尸体倒在身旁,一滴血液滴到红色的眼瞳里,火烧一般的刺痛,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___________
“啊!呼……呼……”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从这个噩梦中惊醒,坂田银时小声的喘息,尽量不去吵醒那个神经已经很紧张的小孩。
形象猥琐的时钟一秒一秒的走着。
“已经四点了啊。。”坂田银时呢喃着,慢慢躺回被子里,鼻子有点酸,近日来积累的所有不安在此刻像是约定好的一样在此刻相继爆发,心脏跳动速度加快,好像下一刻就会破膛而出。
这几天失眠的原因好像已经显而易见。
即使已经过了那么久,那时的彷徨已经可以维持到现在,从内心的隐隐害怕开始,完全崩塌。
已经不知道现在幸福的生活是梦,还是那时疯狂的杀伐是梦,但那滴血滴到眼镜的刺痛感那么清晰,清晰的好像眼球被手术刀剖了出来一样,刺骨的痛感。
坂田银时揉了揉自己杂乱的卷毛,慢悠悠的走到水池边刷牙。
黑眼圈已经越来越严重,脸上的倦怠连大街上的MADAO都能看出来,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瞒住那两个细心的破孩子。
想了一会,坂田银时还是决定在新吧唧来到之前换好衣服,上街。

刚走到门口,好像想起了什么,甩着一头卷毛一边“真麻烦真麻烦”的嚷嚷一边在深褐色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

“滕川家的小黑。。。?啊啊好麻烦啦明明是万事不做屋为什么会有帮忙抓猫这种工作啊”本来已经整理好但还是根根翘得分明的卷毛再次被自己的手揉乱。

穿好鞋子,吊儿郎当的走上了街,找小黑。

大街上,一只小小的黑影快速掠过,如果不是眼力好的人,根本就只会以为只是刮了一阵风而已。

拉面店的老板提着木制的水桶刚想把水洒在店门前,感觉到身后有一阵猛烈的狂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撞得拿着水桶连转了好几十个圈,结果只听到一声转瞬即逝的“真是对不起啊我在追猫”再回头时已经跑得人影都没了。

“就差一点了啊。。“银时努力伸长手,慢慢地到达了猫的后颈上方,往下一抓!

“你好歹也乖点吧,你看银桑我为了追你可是浪费了一整天哦“怀里抱着动来动去的猫,银时走在血红的夕阳下,一如当年,拖着刀,断断续续走回营地的白夜叉。

“啊——,回去啦回去啦“从滕川家走出来的银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地走回万事屋。

“我回来了——,哎,人呢?都回去找乡下的老妈了吗?”银时脱下鞋子,刚打开客厅的门,就被一个橙发少女猛地抱住。

“银酱!生日快乐!”

“神。。。乐?”银时的大脑有点跟不上节奏。

“生日快乐啊银时。”老太婆?

“生日快乐啊万事屋!”猩猩?

阿妙,小玉,新八,真选组。。。

“你们,都来了啊“银时恍若安心一般回抱了一下神乐。

“真是的明明是银桑我的生日结果变成了跟忘年会一样大家都在喝酒的场景啊!“

银时走到阳台,趴在栏杆上,吹着风,

“银时“

“嗯?“银时转过头,”什么啊。原来是一只多串。“

土方笔直的站着,嘴里叼着烟,说“你到底在不安什么?”

银时睁大眼,掩饰的打着哈哈“没有啊,多串你在说啥?银桑我怎么什么都听不到呢?”

“真是的”土方深吸一口烟,”不用掩饰了,那两个小鬼已经全部跟我说了,因为不安而失眠?”

银时不说话,只是看着空无一人的街。

“我不明白——“土方扬高了声音”我不明白,现在已经不是攘夷战争时期了,我在这里,神乐,新八,真选组,老太婆,阿妙,大家都在外面,你为什么会不安!即使一直被守护,但是我们!也是可以守护你的啊!“

银时一怔,随即泄气一样的抱住了土方,之前在心脏不停撞击的不安仿佛是个笑话,消失的连半点痕迹都找不到。

“是啊,我已经有了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呢?“

————————————————————————

很久没有更新对不起,主要是我懒啦,接下来有时间会把渴睡症和糖分更了的,还会发基三同人。

最后!银桑生快!!!

评论
热度(3)

© 事务所垃圾堆放处 | Powered by LOFTER